未来带红鱼连线的捕鱼游戏园

带红鱼连线的捕鱼游戏,穿成太子妃后有了读心术第15章 生死攸关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

带红鱼连线的捕鱼游戏时间:2020-04-130举报小编:user01

寝宫离举行宴席的地方较远,一路上,苏璎宁在顾翊钧怀里都极不安分,几次差点要抓花他的脸。

顾翊钧一路上无数次忍住了要把她扔在地上的念头。

快到寝宫的时候,苏璎宁应是闹腾累了,开始安静下来,头埋进顾翊钧的怀里,撒娇似的蹭他的胸口。

束头发的簪子簪子越来越松。最后,终于脱离了苏璎宁的发,掉落到地上。

她一头乌黑的长发如同瀑布般倾泻下来,披在顾翊钧的手臂上。

鬓角的细发丝,被夜风掠了起来,吹到了怀中可人儿泛着红晕的脸颊上,让她更添了一份平日里不见的妩媚。

顾翊钧看着怀里的人,心间一瞬竟觉得有些柔软。

她要是,心在自己身上的话,也许,会是个不错的结局。

只可惜不是。

.

入了房门之后,顾翊钧轻轻地将她放在了床上。

苏璎宁似乎是知道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,手开始胡乱地找被子盖。顾翊钧眉头微锁,按住了她不安分的手,将被子扯了过来给她盖上。

平日里无比跳脱的一个人,现在竟能安安静静地躺着,实在是难得。

顾翊钧看她脸还红着,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,竟有些发烫。

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。

眼下,宫女太监们都在忙活着宴席的事呢,他方才又叫小环先回去了。这下,寝宫中暂时没有下人了。

顾翊钧去取了些冷水过来,将毛巾浸湿后,折叠起来后轻轻敷在了苏璎宁的额头上。

这些事平日里都是宫人们做的,顾翊钧做这些的时候,动作显得有些笨拙。

苏璎宁可能是感受到了额间的异样,哼唧了几声后,又安分睡去了。

看着眼前的小可人儿入睡时恬静的模样,顾翊钧想起了方才她与二皇子说的话:

就凭你,还想害顾翊钧?想得美!

她究竟是什么样的心境说出了这样的话呢。

顾翊钧清冷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异样。

看着苏璎宁此刻安静的睡颜,他忍不住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脸庞。待自己反应过来时,又是一怔。

似乎是感受到了男人的温度,苏璎宁眉头轻蹙,不满似的微微嘟起了小嘴喃喃道:

“顾翊钧,你个负心汉,大猪蹄子,你不要碰我!”边呢喃边撇开了男人的手。

顾翊钧:......

他不知该如何安抚人,只能学着小时候老嬷嬷哄他睡觉的模样,轻轻抚摸着苏璎宁的头发哄她。

苏璎宁好似也被他安抚到了,开始渐渐安静下来了些,紧闭双眼开始入睡。

“顾翊钧...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冷漠...”床上的可人儿又小声呢喃了一下,声音带着哭腔,听起来有些委屈。

说这话时,苏璎宁的眉间微锁,情绪伴随着两行清泪从她的眼角溢了出来。

顾翊钧看着她的模样,心中不禁有些动容:她当真因为自己待她冷漠而觉得委屈吗?

忽地,苏璎宁似乎又梦到了什么,抓过他的手就啃。

“昂!”

“大猪蹄子...真香...”

边说边狠狠地咬了一口。

顾翊钧吃痛,立马抽回了手。一看,手上多了一道深深的红印。

......

她是属小狼崽的吗。

顾翊钧拿开苏璎宁额上的毛巾,片刻后又摸了摸她的额头,见热气似是退下了。于是,自己也准备睡去了。

就在这时,门外传来了一片喊声。

“不好了,不好了!”

“有人掉进水里了!”

“救命啊!快来人哪。”

有人落水了?

顾翊钧连忙打开门出去,只见远处一众宫女慌慌张张地快步走着。其中一个宫女向他跑了过来,近了些认出他后连忙跪下行礼,而后声音略带哽咽道:

“殿下,不好了,有人落水了...”

“那还不快命人去捞!”

“方才苏公公已经命人去捞了,奴婢是过来禀告殿下的。”小宫女似乎有些受惊了,声音都有些颤抖。

“快带孤过去。”

.

那人落水的地方就在离宴席不远不近的一边个湖,这个湖比较大,又很深,人掉***是比较难捞的。

此时宴席已经散得差不多了,只有东宫中负责宴席的宫人们在附近忙活着。

顾翊钧赶过去的时候,苏公公和容娘正满脸着急地指挥着湖里捞人的太监们,催他们动作快点。他们的身旁,还跟着方才跟着二皇子的那个小太监。

小太监似乎是吓坏了,怔在原地一动不动。

宫人们见是太子来了,赶忙向他行礼。

“殿下,二皇子,是二皇子殿下落水了。”容娘站起身后在一旁抹泪道。

顾翊钧听说落水的人是二皇子,眸光闪过一丝疑惑。他冷冷地看向二皇子的那个贴身小太监:

“怎么回事?方才皇弟不是还好好的吗。”

那小太监看到顾翊钧冰冷的眼神,赶忙吓得跪了下来:“方...方才太子殿下也瞧见了,二皇子殿下喝醉了倒在地上。奴才一人没法儿将二皇子殿下扶起来,于是想着去叫人搭把手。谁知...”

“谁知找好了人回去,发现二皇子殿下不见了。奴...奴才着急地找,没想到竟听到了这边有人落水的消息。奴才赶忙过来看,没想到竟是二皇子殿下。奴才...”

那小太监紧张得吞吞吐吐的,说到后面的时候,吓得都哽咽了,跪在地上直磕头求饶命。

顾翊钧听了之后眉间紧皱。

是不小心落水的?还是有人推他的?

可是就在东宫中,谁这么大胆刚在这儿害人,害的人还是皇子。

莫不是有人要栽赃于他,让他的东宫不干净了。

这时,人也终于被捞上来了。

二皇子被捞上来的时候没有咳嗽,也没有吐水,不知是晕厥过去了,还是性命已经攸关。

不识水性站在一旁的太监们,见人被捞上来了,连忙赶过去要帮忙。

顾翊钧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,转过头问苏公公:“传太医了吗?”

“回殿下,已经传李太医来了。这会儿,也差不多该到了。”

话音刚落,李太医就携着一众其他太医赶到了。

二皇子还生死未卜,所以,顾翊钧就在东宫中安排了地方让太医为他诊治。他请太医务必连夜照看好他,有什么情况随时禀报他之后,才离开那里回了寝宫。

回到寝宫后,苏璎宁还在安静地睡着。

看到苏璎宁没有被外面的响动惊醒,顾翊钧脸上的肃穆缓和了些。

她要是一辈子都能这样多好。

看着苏璎宁恬静的睡颜,顾翊钧也渐渐睡去了。

.

第二天的一大清早,苏璎宁没等宫女们来喊她就朦朦胧胧地醒过来了。在床上缓了一会儿之后,一下想起了昨晚的事。

她就记得她喝醉了,然后跑出去吐,遇到了二皇子也在那里吐,然后就...然后呢?

隐隐约约,她脑海中又浮现了顾翊钧的脸,他好像坐在床边...

!

想到这,苏璎宁赶紧掀开被子往里看。

还好还好,衣服都还在。

又往一旁看了看,没人。

往床下看,就看见顾翊钧正端正地平躺在地铺上,沉沉地睡着。

看来没有趁火打劫。

不过,他的眉头怎么好像在皱着?是做了什么噩梦吗。

苏璎宁正疑惑着,下床过去要看他。顾翊钧似乎是听到了动静,长长的睫毛闪了一下,醒过来了,转头看着蹑手蹑脚向他走来的要偷看的苏璎宁。

“你醒啦。”苏璎宁被发现了,尴尬地干笑了一声。

“嗯。”

苏璎宁也不热脸贴冷***了,绕过他就坐到了梳妆镜前看镜中的自己,留他自己一个人收拾地上的床铺。

.

苏璎宁是在宫女们进来为她梳妆的时候,才知道了二皇子落水了的事情。

难道顾翊钧在睡觉的时候还眉头紧皱是因为这个?

那今早为什么不告诉她,是昨天看到了她和二皇子的对话,心中对她的芥蒂更深了?

“二皇子如今醒了吗?”

“回娘娘,还没有。”小环眼神担忧地摇了摇头。

“那二皇子是怎么落水的?”苏璎宁微转过头问她。

小环边帮她梳头边回答道:“ 昨夜小环也没有跟过去,所以是失足落水,还是被人推下去的,小环也不知。”

梳好妆用了早膳之后,苏璎宁要跟着顾翊钧去看二皇子。顾翊钧脸色闪过一丝异样之后,也默认让她跟着了。

进门后,李太医一脸的沉重地坐在床边。

见了顾翊钧和苏璎宁,李太医行了个礼,而后哀痛地摇了摇头:“太子殿下,老臣,尽力了。二皇子殿下,恐怕凶多吉少了。”

苏璎宁听了心中浮起一丝异样的情感。可能是害怕,可能是叹息,也可能是释怀...她自己也不知。

“可发现皇弟身上有何异样?”

听到这个问题,李太医填满沟壑的额头皱得更深了:“回殿下。老臣发现,二皇子的后脖颈有伤,看那淤青的颜色,似乎...是被人用重力击打过的。”

听到此处,苏璎宁一脸的惊恐。

竟有人敢在东宫中对一名皇子下此狠手?

本来之前刚穿过来知道盈儿给她下毒的时候,她也觉得宫中险恶。但后来的一些日子里,过得也还算是无忧无虑,便渐渐放松了警惕,觉得自己在东宫中也还算安全。

如今,在如此热闹的宴席过后,还有人敢在此下手害人,实在是令人毛骨悚然。

“来人!”

顾翊钧一声令下,一个带着将军头盔的人就带着一众穿衣戴甲的侍卫进来了。

苏璎宁定睛一看,这不是好多天前在书房外看到的那个黑脸大哥吗?如今成了御林军的将领了?

“下令彻查,二皇子落水的那段时间前后,所有人都在哪里,做什么,有无人证。一个个彻查下去!”

顾翊钧的声音有些愤怒,连一旁的苏璎宁和竹笙都有点被吓到了。

“是!”

就在这时,床边突然传来一阵微弱的咳嗽声。

推荐阅读指数: ★★★★★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

带红鱼连线的捕鱼游戏文章 / Related Articles